相关文章

...冻手哥 黄色预警 石库门里弄住宅 风镐 瞿溪-上海频道-东方网

来源网址:http://www.xyjmzg.com/

  上周末上海两次发布霜冻黄色预警,昨晨气温更是在-2℃以下,有严重冰冻。作为城市“生命线”之一的供水抢修行业,抢修员“冻手哥”卞士德也在忙碌着!

  哒哒哒哒……晨光刚露,“冻手哥”用风镐凿地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单调、乏味的声音,被很多人认为是噪音。对门的阿婆推开门,说:“又是卞师傅啊,天气嘎冷,不会晚点出来啊。”“冻手哥”憨厚一笑,质朴地说:“还好,还好。”

  位于延安中路与巨鹿路之间的四明邨是沪上典型的新式石库门里弄住宅,昨天是入冬以来的最冷天,早晨8点左右,寒风凛冽,社区内鲜有人影,偶尔有人出入,也大都带着口罩、手套、帽子,围巾围得严严实实的。“冻手哥”此时脱去穿在外面的棉袄,手心手背连续搓了好几下,开始了他的工作。

  报修电话就是出发的命令

  “冻手哥”的干活工具是老四样:风镐、管子钳、扳手和盛水器。前天他们站接到报修电话,说四明邨44号和88号两处水管和水表漏水,经验告诉“冻手哥”,漏水的原因很可能是老房子水表表位在露天处,入夜温度低白天气温高,热胀冷缩导致水管、水表漏水。

  “水管、水表漏水,很可能引发小区路面积水,由此影响到居民用水的出水量。”“冻手哥”说道,若小区地面冒水,昨天的最低气温在-3℃左右,积水将会在短时间里结冰,居民一早外出,一不小心就会滑跤、摔倒。赶早不赶晚,报修电话就是一道出发的命令。

  维修漏水管道,先要挖开路面,“冻手哥”裸露着双手操起风镐,用腹部顶着两手用力向前推进,断断续续的哒哒声在寒风中弥漫开来。不过,记者发现,“冻手哥”开挖起来很小心,风镐推进的速度很慢,一边断断续续推进,一边观察周围居民的反映,估计2分钟里,路面仅仅被风镐敲开四五块砖。一旁的记者一脸不解,“大冷天,开挖速度为何不加快点呢?”领悟到记者的疑问后,“冻手哥”再次露出憨厚的微笑,“冬天的早上8点,很多居民还在睡梦中,再说风镐推进太快,一不小心会打坏管道的……”

  风镐开启十三四分钟后,哒哒哒哒声突然戛然而止,而后风镐在“冻手哥”的手中停了下来,等到团队同事托起风镐时,“冻手哥”的两手看上去已经冻得僵硬了,弯曲着的手指已经麻木。

  天天跟“老四样”打交道

  “冻手哥”暂退二线休息,他的活由团队另外一位队员顶替。一旁负责全程指挥抢修的城投水务供水分公司黄浦供水管理所瞿溪站站长盛国瑞插话道:“考虑到今天是入冬以来的最冷天之一,因此现场增配了抢修员,以便需要时可以及时替换。”

  刚刚退下来的“冻手哥”在一旁稍作休息,紧搓着已冻僵麻木的双手,刚刚回暖的手,写满了沧桑:手心和手指间布满厚厚的老茧,手背上伤痕累累,指甲间还留着泥土、灰尘、铁器残存的黑色沟痕。看过这双手后,对水电维修行业再陌生的人,都会感受到这是位业内久经沙场的老战士。

  “我今年已经50多岁了,大概是从1993年开始干这一行,距离现在已经25年。”“冻手哥”讲话很直白,语气很中恳,看见记者总是盯着他的那双手,又呵呵地笑了起来。看得出,25年中,由于几乎天天与风镐、管子钳、扳手、盛水器这老四样打交道,所以是沉重的铁器打磨出了“冻手哥”那双饱经风霜的手。

  不知不觉中,44号和88号漏水处地面的开挖结束了,维修进入漏水管道修补和换水表时间,“冻手哥”再次上场用管子钳绞开格林(像六角螺帽那样连着管道的配件),而后换上新格林,仔细观察着是否还会漏水。在抢修人员合力“围剿”下,一个多小时后,四明邨项目的抢修任务完成了。

  一人一天接近10个维修单

  “瞿溪站负责黄浦江、西藏南路、延安东(中、西)路和常熟路等区域范围的供水管网维护、抢修,辐射范围近9平方公里。”盛国瑞介绍,目前他们站共配备了9名一线供水管道、水表维修员工全天候24小时待命,为的就是确保一旦管辖范围内发生管道漏水、爆管等情况,可以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抢修。对此,瞿溪站每晚都要配备4至5名维修人员值班待命。

  “今年入冬以来,气温多次降至零度以下,部分时间段出现连续低温,给管辖范围内的老式石库门和老房子埋在露天地下的管道和水表造成不利影响,上述住宅区的供水管道和水表时常损坏、漏水。”

  据统计,进入1月份以来,瞿溪站在近一个月内的接报量已经接近400个,比去年10月份和11月份的月接报量增加近八成,较12月份接报量增加30%。包括“冻手哥”在内的维修人员平均需要一天赶七八个场子,最多一天要赶10个场子。从已经派出去的工单看,“冻手哥”昨天上午已经接了9张工单,若再遇突发事件,就有可能超过10张工单。“冻手哥”自述,在-3℃左右的气温下露天作业,又是裸露着双手,出现两手冻僵和麻木是件很平常的事,经常一天里超过10次双手被冻僵。

  供水管网维修需要24小时待命,这样,瞿溪站的9位维修人员就需要每晚轮流值班。盛国瑞说,公司为全站9位维修人员安排的宿舍就在站内值班室边上。“所有的维修人员就像军营中的战士,即便当天没有轮到值班,也可以随叫随到,为了应急抢修,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准备着。”